创业之星

丁列明和他的贝达:做另一个创新工场

2016-06-30 14:24:08来源:杭州网阅读量:1946

  第一次和丁列明见面,谈了约40分钟。然后,他就忙着去接待下一批贝达药业的访客了。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这位贝达药业掌门人的行程,都被大大小小的会议、谈判、考察填满了——对已经习惯了每天提早上班的他来说,这依然是个忙碌的季节。

丁列明.jpg

   今年,已经是凯美纳(盐酸埃克替尼)上市的第三个年头。虽然这个由贝达药业自主研发、国内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药,因招投标原因不能在国内很多医院里买到,但良好的市场前景已经显现:去年,凯美纳的销售额就已达3亿人民币。对于一个新药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成绩,这让贝达成为国内生物制药领域里的明星企业,也让机会接踵而至。

   其中包括贝达和美国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公司的合作。安进是世界500强药企中唯一一个没有在中国设立实体的企业。20年前,它曾经想进入中国,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合作者而作罢。这次,安进与贝达将成立合资企业,贝达占股51%,引入安进公司抗癌新药帕妥木单抗,在中国上市销售。

   在丁列明看来,这似乎是次水到渠成的合作,双方的高层、技术团队、执行团队进行了三次交流,就确立了合作框架。丁列明告诉我,安进的老总问过他,贝达用比跨国公司低得多的费用就把凯美纳推上市,第二年就取得了很好的销售业绩和效益,是不是有什么秘诀。“我开玩笑说,我们从不住五星级宾馆。他们与我们合作,不仅仅是因为看好我们的实验研发能力,也看好我们临床研究、产业化和市场销售的能力。”

   这些能力不光能吸引跨国企业,也吸引着国内的一些中小型,特别是初创型企业。丁列明和贝达的核心团队感到,这意味着更多的发展机会。作为国内生物制药领域的先行者,贝达在成功研发凯美纳并将它顺利推向市场之后,已建立了从研发到市场销售的完整团队,并积累了相应的经验,锻炼了能力,可以让公司实现更远大的商业理想。

   在第二次见面,当记者问丁列明欣赏哪一位企业家时,他回答:李开复。不仅仅因为他同是海归博士,更因为李开复从谷歌辞职后创办了“创新工场”,去帮助更多的科技人才创业。

   因而,贝达药业也确立了自己的目标,就是在自主研发新药、与跨国公司合作之外,努力打造成为生物制药领域的“创新工场”。一方面,可以通过整合、收购或者股权置换,吸收好的项目;另一方面,贝达通过投资的方式帮助其他创业团队做大。“我们不一定要控股,只要让项目研发成功,进入市场、服务病人,实现互赢就好”。去年刚刚加入贝达核心团队的海归博士朱凌宇,把这种模式称为“创新模式的创新”。

   和一般的投资者不同,贝达依据自身的专业技术背景,可以更准确地评估项目的投资价值;且可以为很多创业型的公司,提供增值服务,“他们需要钱,但不仅仅是钱,我们的团队和经验可以帮助他们少走弯路,提高项目的成功率”。丁列明最近就在和一个海归团队交流。这个团队正在开发一种抗肝癌药,已经完成了部分临床二期的试验,正寻找合作伙伴。

   “通过这种不同方式的合作,让创业者们不那么孤独”,因为丁列明知道,创业者经常是很孤独的。

2003年,丁列明放弃高薪的医生工作,和同在美国的王印祥博士,一起回国创立贝达药业,开始盐酸埃克替尼的研制,这在当时是一个令很多人不解的决定。如今,他当时的同行、同学都纷纷表示羡慕和钦佩。

   2006年,盐酸埃克替尼进入临床试验,贝达的海归们为它取名为凯美纳。这个名字来自拉丁文,意思是“肺的健康食品”。

   这个药物针对的是晚期肺癌。肺癌是当今世界各种恶性肿瘤中的第一杀手。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200多万新增肺癌患者,死亡100多万;我国每年新增肺癌患者60多万,死亡30多万;在浙江,每半小时就有一个病人因肺癌去世。

   肺癌发现时往往已是晚期,无法手术切除,只能选择化疗,这种疗法副作用极大,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正常的细胞,往往让病人痛苦不堪。而凯美纳的主要成分是一种特殊的小分子化合物,进入人体之后,它只作用于肿瘤细胞。这样的药物被称为小分子靶向抗癌药,凯美纳是世界上第三例这样的药物。

   这当然是一种理想的药物,其前景也十分引人,但研发成本也非常惊人,国际上,往往耗资10亿美元或更多。在国内,除去成本高、风险大以外,还要克服技术、临床研究、产业化审批和市场准入等制约瓶颈和困难。

   因此,国内公司很少做新药研发,很多人也不相信中国人能做这样的新药。刚开始做临床研究的时候,贝达连合作的医院都找不到。好不容易完成临床研究,还要经历产业化关、审批关。就是拿到了新药证书,还面临招标难、进院难、推广难等等,在推广中,他还遇到过这样的院士级专家说他“从来不和国产药打交道”,总之,丁列明感到“真的很难”。

   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启动Ⅲ期临床试验时。那是整个新药研发过程中最烧钱的阶段。400个患者被分成AB组,一组服用进口同类药品作为对照,一组服用凯美纳,给患者服用的药品全部免费。整个过程需要近5000万元投入。在这紧要关头,原承诺投资的一家跨国风险投资公司,因金融危机变卦了,这使贝达面临项目夭折的危险。幸亏各级政府的资金支持,贝达才渡过难关。

   在此困难的过程中,有人建议丁列明和他的团队,去做仿制药或保健品。丁列明也知道,此话有一定的道理,但他没这样做。因这不是简单的一个企业生存的问题,重要的是解决一个市场需求的问题,中国的患者需要好药,“最终还是坚持走自己认准的路”。

   在丁列明的同事看来,他是个稳重的人。丁列明把这看做是一个领导者必备的素质之一。

   从科学家到企业家,这是个巨大的变化。显然丁列明很好地把握了这个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他和他的团队很好地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财富的增长自然是其中的一部分:两年前,贝达的创业团队就有成为亿万富翁、早早退休的机会——新药证书获批后,一家跨国公司想以数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凯美纳的专利权。丁列明说,他和团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凯美纳就像自己的孩子,要在自己手里把它养大,把药物的定价权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里。如今,凯美纳的价格大约是国外同类产品的2/3,而且还向连续服用药品有效、并超过六个月的患者提供“后续免费用药”:只要医生认为服药有效,经过必要的检查,后续的用药就免费提供。现在全国已有4000多病人获后续免费用药。

   更多的乐趣来自于哪?丁列明的答案是:当大家一起克服了那些困难,做成了别人做不到的事的时候,快乐自然而生。

   可以说,从美国回国创业,丁列明心里有自己的抱负。“企业发展的最终目的就是贡献社会”。除企业家身份以外,丁列明还是新当选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结合自己创新创业的体会,积极建言献策,希望国家制定更有效的产业政策,推动生物医药这个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型新兴产业的发展。

   2008年,国家推出“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调动企业和研究院所新药创制的积极性,也吸引了更多海归团队回国研发新药。作为一个先行者,贝达遇到的问题,会为后来者提供更好的解决途径,从项目支持、行政审批到市场准入等等,也为后来的新药研发者提供了更好的政策环境。

  Q:桂斌 A:丁列明

    Q:从医生到企业家,你觉得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作为医生,比较简单,就在你的专业领域,把病看好就行了。但作为企业家,你的面更广,对管理和沟通的要求会更高些。不光是企业内部的沟通。我们这个行业,从研发、审批到进入市场,都和政策关系密切,所以和政府的沟通,和专家的沟通,和机构的沟通,都很重要。当然最高要求是,你能在困难面前坚持下来。创业者有时候很孤独,能不能耐住寂寞,在生死攸关的困难面前,能不能顶住压力,这都很重要。

    Q:贝达这几年发展非常快,有很多海归博士加入核心团队,对于这些新的加盟者,有没有什么标准?

  A:虽然没有形成明确的文字,但实际上要求还是蛮高的。你有比较长远的目标,愿意一起奋斗,而不是图着眼前利益来的。当然了,谁都会这么说,我愿意这样。但到了贝达,这一点要体现在实际行动上,很多人做不到的。比如说,我给你股权激励,但那是将来的回报,但你要放弃很多眼前的利益,你干不干?这是个很现实的考量。说具体点,很多从跨国企业来的精英,原来待遇都很高,贝达没有这么多现金支付,替而代之的是长期的股权激励。通过这个机制来筛选,就可以保证留下来的人会和我们一起走得更长些。

    Q:你的同事告诉我你是个稳重的人,还记得你上次情绪化的时候吗?

  A:大概是我批评没用心做事的员工的时候(笑)。我一直要求员工用心做事,而不仅仅是认真做事。我们还是个小公司,没有像国外大公司那样的标准化程序,更多的时候,让员工自己去发挥。用有限的资源,把事情做到最好。这其实是很大的考量。不用心做事,结果自然会体现,我会说得很严厉。

    Q:和安进的合作,会让你们建立标准化程序吗?

  A:前两天,我们刚和安进开了项目启动会。结束之后,我们公司内部开了总结会,大家感触很多。安进作为一个全球领军的生物制药企业,的确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它分工明确,流程清晰,制度精细,操作规范,非常专业和精准。因此,我们要通过合作,认真对接、提高和建立规范化管理体系。同时也保留贝达多面、合作、协同、高效的优势。

    Q: 贝达向患者提供后续免费用药计划,如何保证公司的盈利?

  A:后续免费用药计划不是贝达独创的,一些跨国企业已有类似计划。但很多专家怀疑,贝达这样初创的公司能不能承受得住,能不能执行好。两年的实践证明结果很好,得到医生和病人高度评价,因为我们的后续免费用药计划,没有进口药那么多限制。同时,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些病人长期用药的费用问题。虽然我们新药的价格比国外药品便宜1/3,但一个月还是要花费1万多元钱,很多病人承受不起,所以贝达开展这个项目,从社会意义上来讲,是有必要的。但的确给公司带来很大的负担,特别是现在用的病人越来越多,获免费用药的病人也越来越多,雪球也逐步滚大。我们正与国家相关部门探讨更好的用药模式。浙江已先行先试,把凯美纳纳入省医保目录,政府、企业和个人共同分担其费用。

    Q:国内药品市场混乱,前段时间,还爆出了跨国公司的贿赂门事件,这对贝达会有影响吗?

  A:实际上,这对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说是利好。此前,市场上竞争很激烈,凯美纳2011年上市,2012年与我们竞争的跨国公司就增加了很多市场投入,打压我们。现在国家对这方面进行整治,跨国企业对我们的压力就越来越小了。作为药企,特别是进入市场的创新型企业,我们更希望一个透明、规范的市场,用技术和产品来说话。  

  Q:“更好的药,更好的生活”,贝达这个企业理念是谁提出来的?

  A:这是我们团队在讨论时候形成的企业理念。真正发展一个企业,要为服务对象或客户带来帮助,要有其内在的价值。企业肯定是要产生效益的,没效益企业生存不了。产生效益的根本所在,是产品能真正满足社会的需求,有价值。

    Q:想过十年之后会做什么吗?

  A:我们自己常说,再做十年,就要找新人来接班了。这其实也是自然规律。我们这样的企业主要就是靠创新生存发展的,而创新必须有新鲜的血液和动力,再过十年,我们会退,但不会休。那时候,我们的一些经验和资源,可以帮助后面人继续创业。


友情链接: 杭州市科技政务网 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城市示范杭州市两创示范活动券管理平台(微链)杭州科技信息门户 杭州市小微企业专业化服务平台 杭州市两创示范活动券管理平台(微媒)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杭州科技中介服务平台

杭州市科技信息研究院研究部制作 备案号: 浙ICP备15025801号-1 技术支持: 颐高智慧科技

地址:杭州市惠兴路2号科技大厦 电话:两创示范:87024755 孵化器:87068521 众创空间: 87025263 进入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