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之星

西湖大学首任校长施一公

2018-04-18 16:39:05来源:都市快报 阅读量:132



回国过渡的过程中,想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人为什么活着,什么最重要?我一次次问自己,一次次说服自己:是为了内心最深处的安宁与满足!回国前,吃的、穿的、用的、房产汽车,我都有了;学术地位、荣誉奖项,我也有了;还有一对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儿女和一个温馨和睦的家。但我的内心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东西,总是怅然若失。我缺什么?缺少的是对祖国的回报,缺少对自己求学时期信念的坚持,缺少让我振奋的直接帮助同胞的成就感!游子归乡、报效生我养我的祖国,报答血脉相连的父老乡亲!这是最自然不过、也最让人自豪的成就感!——施一公《归来吧 我的朋友们》

002324b7ffa51c40cfcd5a.jpg

施一公被聘为西湖大学首任校长


科学家施一公也喜欢自己写点东西,谈谈感想。

在科学网上,他总共发表了29篇博文,日期从2009年5月3日到2016年12月10日,差不多平均每三个月发一篇。

文章内容比较丰富,有结合亲身经历写的电影《唐山大地震》和《高考1977》观后感,有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助理教授的经历讲述,也有自己学习(英语)和科研的心得分享,比如《学生如何提高专业英文阅读能力》《如何提高英文的科研写作能力》《如何做一名优秀的博士生》等篇章。

虽然名气很大、学术成就也很高,但看得出来,施一公为人朴实。

“我很希望大家知道我是个很正常的有理想、有追求,但也有私欲、有平常心的人,只是在过去的20年里,学术做得还可以。”施一公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36岁,最年轻的正教授

1989年,施一公以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第一名的成绩提前1年毕业,1990年赴美留学,1995年获得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物理博士。

1998年,施一公开始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任教,仅用3年时间就拿到了终身教职的铁饭碗。2003年,36岁,他被聘为正教授,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

这段时间,施一公的成就主要是在“细胞凋亡”领域取得的。

细胞凋亡,是指程序性的细胞死亡。在生命体中,某些细胞必须死亡——紧缩,破碎成膜包围的小段,被周围的细胞吞噬、清除。如果丧失了这种凋亡机制,普通细胞就会变成癌细胞。

施一公的博士后导师就是研究癌症的,而施一公在普林斯顿大学创立的实验室,就是以结构生物学为手段,研究细胞凋亡的机理。

决定回国,仅考虑了一天

2006年5月,时任清华党委书记的陈希找到施一公,邀请他全职回国工作。

“我怦然心动,这不正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吗?!”施一公在博文中写道,仅考虑了一天,就郑重回复陈希:“我可以全职回清华。”

施一公当时在普林斯顿的实验室每年直接的科研经费150万美元、总经费超过200万美元,有十多个博士后,六个博士生,还有两个实验员。

经历了一段过渡期后,2007年,施一公在清华工作了5个多月。2008年初,开始在清华全职工作,并于当年辞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职。

回国后,施一公在“细胞凋亡”和“膜蛋白结构与功能”的科研不断取得进展:首次在RNA剪接通路中取得重大进展,为揭示生命现象的基本原理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运用X-射线晶体学手段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做出突出贡献,为开发新型抗癌、预防老年痴呆的药物提供了重要线索……

施一公获得了很多奖项,包括鄂文西格青年科学家奖、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爱明诺夫奖和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等。

他还入选首批“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2013年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也是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学会外籍会士。2009年—2016年期间,施一公担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2015年起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

唱得最多的一首歌:《少年壮志不言愁》

施一公1967年出生于河南郑州。60后的生活和印迹在他身上也挺明显。

他有随父亲在农村生活的儿时记忆。他说,在2008年、2009年每天半夜一个人骑车回家的路上,唱得最多的一首歌是《少年壮志不言愁》,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施一公的中学和大学时光都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度过,“那个年代,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之初,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价值观念很快更新、人人上进唯恐落后。”因此,他说自己也特别喜欢张枚同作词、谷建芬作曲的一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起来激昂、豪迈、向上、催人奋进。

在博文《归来吧 我的朋友们》中,他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归国心路:

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在清华园读书,最让我们清华学子激励的一句话就是“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那时,我们豪情满怀,憧憬未来,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我们郑重相约: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任重道远,行胜于言!

2001年,我和王晓东在赶赴北京开会的飞机上长谈,他讲了一句我永远也忘不了的话,“一公,我们都欠中国至少15年的全职工作。”这句话平平淡淡地说出,却让我心情很难平静。清华园的情景历历在目,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豪言仍在耳旁萦绕。是啊!我们的小家富足了,可我们的同族同胞呢?对我们寄予厚望的父老乡亲呢?!我出生在郑州,幼年成长在驻马店。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二年,我至今也忘不了小学常识课老师对我寄予期望的目光和对我讲的一句话,“施一公,以后你可得为咱驻马店人争光啊”。



友情链接: 杭州市科技政务网 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城市示范杭州市两创示范活动券管理平台(微链)杭州科技信息门户 杭州市小微企业专业化服务平台 杭州市两创示范活动券管理平台(微媒)杭州市创投服务中心杭州科技中介服务平台

杭州市科技信息研究院研究部制作 备案号: 浙ICP备15025801号-1 技术支持: 颐高智慧科技

地址:杭州市惠兴路2号科技大厦 电话:两创示范:87024755 孵化器:87068521 众创空间: 87025263 进入后台